他创立了美信公司,把它建造成了一个信用卡帝国,并按照自己的意志一直经营了12年

他来自美信银行

来源:译言网  |  作者: 咪了个喵 /译  |  阅读:

查尔斯•考利,信用卡行业的亿万富翁,缅因州中海岸地区的拯救者,于2015年11月18日去世,享年75岁

当查尔斯•考利给大学里的学生们进行极具启发性的讲座时,他喜欢对“企业家”这个术语的大胆涵义发表精辟的言论。?#27426;?#23545;他个人而言,这只是个苍白、飘忽?#27426;?毫无实质内容)的词汇。他是一个充满活力的老派企业老板,跟杜邦、卡内基和洛克菲勒完全一致,而且他也沉醉其中。

他创立了美信公司,把它建造成了一个信用卡帝国,并按照自己的意志一直经营了12年。 在那些年里,他称雄于威尔明顿、特拉华和缅因州的中海岸,并把这一切留在了身后:不但美信公司的办公室绿意环绕,而且(上述地区的)博物馆增添了新的配 楼,学校新建了大厅,新的球场和滨水区的新发展项目也随之启动,同时出现了一批由前身是?#35835;?#34430;的渔夫和制鞋匠组成新的?#25237;?#21147;人口,他们经过培训(他更喜欢 用“教育”这个词),穿着西?#25353;?#30528;领带去上班,准时无误地接听电话,并且用最有礼貌的口吻回答客户的问题。在华尔街,没有几个人认识他,并且很少有人能见 到他;但是在缅因州各处勉强维持生计的海边小镇,在波特兰、罗克兰、贝尔法斯特和坎登,甚至在克利夫?#24049;?#24503;克萨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地方,他的名?#30452;?#21463;人们 的尊敬。在缅因州,如果你被迫为一些礼拜天天驾着突突突的老爷车出来兜风的人让出路来,或者在诺克斯县机场?#27426;?#22312;开着私人飞机的他的一群朋友的身后,你会 觉得像他这样一个无私给予的人得到一点这样的优待也并不为过。

考利先生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他深知自己的这一点,所以他的公 司游艇的名?#24535;?#26159;“不耐烦”。这艘船可以在佩诺布斯科特湾随意行驶。想让他大发雷霆简直太容易了—比如美信公司里某一朵花的位置摆放错了,或者是某一排屋 檐砌歪了。?#27426;?#20182;生来就具有无比的毅力,这得益于他曾经?#25237;?#30340;圣伯纳德预备学院里修道士们的教导。他连续十年尝试着运营马里兰银行的信用卡业务,?#27426;?#35813;州 的立法人员(他说“<这里面的>?#34892;?#20154;是我见过的最愚蠢的人”)始终拒绝取消政府对行用卡消费者征收的高?#23736;睢?#22312;1982年,他决定不再等了。在州边?#27785;?#19968;边的为银行家们所钟爱的特拉华,那里的法律更加灵活;就这样他带领着他的团队,那个时候只有50个成员,来到了特拉华大西洋&太平洋茶叶公司空荡的地下室。

在那里的第一年颇为艰辛,但是在那个潮湿而空旷的地方,考利先生可以成为国王,他对于美信的想法可以四处回响(得以实现)。所有项目中最?#34892;?#30340;一个是引进了“密 切客户卡”业务,上面带有客户们大学、体育团队或者最喜爱的慈善机构的?#35745;?#21516;时提供给上述机构相应的费用削减。据他推断,如果客户们对这张卡感到骄傲同 时保持着?#39029;?#24230;,那么他们不太可能拖欠债务。他首先把这一项目提供给乔治城大学—他的母校,在那里他度过了学生时代的无数个夜晚,伴随着?#30001;匠?#29233;尔兰民 谣和上世纪50年代的经典歌曲。乔治城大学接受了这一项目,随后又有5,000个其他的团体和机构相继加入,而羡慕美信的竞争者们还在争相效仿他们的这一 举措。

他的特权

在1991年,他和马里兰银行最终决裂,美信银行独立了出来。那个 时候,他拥有几千名员工和数亿的贷款金额。因此,他决定?#27492;掌独А?#21518;工业的缅因州,那个他青少年时代在祖父海边的?#22350;?#37324;度过了好几个充满梦想的夏天的地 方。在1993年,考利先生接手了位于坎登市?#34892;?#30340;破旧的诺克斯羊毛工厂。附近的贝尔法斯特也对他发出了请求;他就在滨水区铺建了玻璃办公楼。提供兼职工 作的呼叫办公室像钻石一般散布在缅因州各地。他的标语在办公大楼的外墙上处处可见,实物大小的青铜动物雕像或者迪森博格老爷车摆放在办公楼的大厅里。作为 公司之父,他为他的“人民们”提供公司内部的法律咨询,举办一年一度的由知名艺人参加的公司聚会。另外,还有食堂,托儿所和殡葬服务。他确保员工们阅读合 适的报纸,并在体面的商店里给他们购买?#32435;饋?#19981;务正业的年轻人被邀请到他16,000平?#25509;?#37324;的海边森林“农舍”,去见证?#20248;?#21147;的工作里你所能得到的。

老派的家长作风与老派的政治路线相伴而生。老布什和小布?#25429;?#20174;他那里得到过慷慨的捐助,同样的是来自特拉华的民主党人乔•拜登(后来被人们叫做“来自美信银行的?#25105;?#21592;”),(他负责)平稳地实现破产?#27597;?#27861;案的通过,该法案大大支持了信用卡债务人。但在2005年法案的签署,对于他来说,却来得太迟了些。

因为那个时候,考利先生早已愤怒地离开了美信银行,而他一手发展起来的美信也以350亿 美金的价格被美国银行吞并了。在2003年,他在美信的董事会失势,他关于公司未来发展的补救想法以及他的核?#32784;?#38431;—由前美国联邦调查局人员和?#33368;?#20891;人组 成的保护小组,被一致否决。之后他每年的收入是5000万美金,包括?#21892;?#21644;现金,连同公司飞机、船只以及绘画作品(其中的大部分是他的朋友安德鲁•韦斯的 作品,并挂在他的家中)的私人使用,在他看来这都是他应得的。他总是无私地给予,因此他有权利给自己一点奖励。

那些公司的财务高管可不同意。既然他们有胆量开口,他也就离开了公司。而不可避免的是,以5000万客户、3万员工和拥有1200亿美金贷款金额出售的美信银行,不久?#31361;?#21464;成一家精简的、安静的、毫不张扬的公司,?#36335;?#20174;来不曾被他拥有过一样。